中新社内蒙古分社 • 正文
 内蒙古精英

杨根和:从乌兰牧骑走出来的草根艺术家

2020年09月01日 14:50   来源: 中新网内蒙古

  中新网内蒙古新闻9月1日电  题:杨根和:从乌兰牧骑走出来的草根艺术家

  作者 官亦鸣

  他叫杨根和。

  他是从乌兰牧骑走出来的艺术家,他迈进艺术殿堂的第一步是踏进乌兰牧骑这个被历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赞扬的“草原红色文艺轻奇兵”乌兰牧骑队伍。1982年他的艺术天赋被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磴口县乌兰牧骑看准,成为了乌兰牧骑队伍中一名正式队员。

  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凭借着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在农田耕作之余,用他的灵性和传统文化,民间艺术的习染以及他爱说爱笑连编带模仿的原始艺术,不断地给乡邻们增添欢笑带来快乐。随着正式参加艺术团体不断地学习、演出,他把这种原始的艺术意识变成清醒的自觉意识。

  他没有念过正规艺术院校,也没读过编剧导演,表演艺术之类的科班,但凭借着他的这份天赋,这份执着,这份坚守,数十年来,经他编、导、演的电影、电视剧竟有几十部。

  他四次踏上中国电影最高奖金鸡奖的红地毯,由他编剧和参演的电视剧曾获得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中国电视“金鹰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也获得了内蒙古自治区文艺创作“萨日纳”奖。其个人也获得电影单元最佳男演员奖。

  坚守与选择的历程,也是一个艰辛地历程,他坚守着艺术为人民——为人民而创作,为人民而服务,他选择了艺术来源于生活,来源于人民,他一生都在追求着艺术地再现生活和再现生活的艺术。

  他的这份坚守,使他由一个农民成长为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国家一级演员、编剧、导演、制片主任、制片人。成为了一名从乌兰牧骑走出来的草根艺术家。

  文艺能不能打动人、感染人以及打动人、感染人的程度,取决于艺术个性的创意和艺术表现的千差万别,即艺术个性和创意的独特性。而艺术个性的创意的独特性,更多取决于艺术家的人文修养和精神高度。

  这正是杨根和的艺术追求和坚守。

  长期的艺术实践,他深深地明白,当下文艺创作更需要积极精神下的形式追求,尤其是主流精神与形式追求的融合,世俗性与精神性的结合,娱乐性、审美性与价值观的统一。

  电视连续剧《枫叶红了》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热播能引起观众强烈地共鸣,自然与这部电视剧紧扣时代脉膊,真实地艺术地再现了当代农村牧区在党的精准扶贫奔小康的政策感召下,以传统的农业农村思维中寻找突破,当然这个突破更多的是从传统的思维模式,生产模式,致富模式以及生活模式中寻找紧跟时代的新路子。

  而整部作品的生活化、和强烈地人民性指向——指向真实:生活真实、艺术真实身边故事,人物的真实。

  如剧中女一号自强不息勇于奋斗在男人世界的建筑工地上,面对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还要面对男女的性别纠纷,剧中一个包工头利用手中的些微小权,便想施展男人们那点原始的淫威。

  而这个在全剧中仅占很少部分的生活细节,由于编剧、导演的精确设计,更因为杨根和恰到好处、入木三分的生活化表演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影响,这看似不多的一笔,却给整部作品增强了艺术的个性化和艺术作品的千差万别的魅力。

  他是从乌兰牧骑走出来的艺术家。

  他从舞台上的每一个角色认真做起,无论是传统戏《卖碗》中的地主薛称心,还是《刘干妈》中的刘干妈,无论是正气凌人充满正能量的村主任、牧民,还是乡间的混混、小流氓,甚至是穷凶极恶的坏人。他都努力演出他们的艺术表现力和千差万别的艺术个性。

  他做编剧,他想把他在生活中观察到的,按照自己的理解写出来,但却不拒绝从搬布景、做道具、管服装、做剧务、制作、制片人、导演、演员做起,他甚至做遍了艺术制作全过程的每一个环节。

  奋斗者的酸甜苦辣只有春江水暖鸭先知,他虽未读过艺术专门学院,自己家里却收藏着古今中外文学艺术经典上万册。他虽不是编剧专业出身,可他编剧的作品却接二连三地被立项、开拍,他编导参演的作品频频获奖并被大众认可。他深谙人性,通达人情,理解人心。

  杨根和是幸运的。

  在长期的艺术追求和探索中,他不断地向传统学习,向前辈们学习,向经典学习,向他所能遇见的每一个艺术家学习。

  每一个艺术工作者都是历史中的人,时代中的人,优秀的艺术作品在写时代和生活的重重矛盾的同时,一定会写出人性中的亮点,哪怕是微弱的一星。

  只要有光就会发热,全然不在是大艺术家还是草根艺术家,更不在于大作品还是小作品,或曰你所写所饰演的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

  杨根和的成功和追求,再一次证明艺术的本质就是人性千差万别的艺术表现和艺术个性的独特创意。(完)

编辑:陈峰
图片新闻
  • 鄂温克族“太阳姑娘”伊拉嘎:不作“守艺人” 要当“创艺人”
  • 疫情之下 昭君故里茶商急着到内蒙古“走亲戚”
  •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举行首届“草原云谷杯钢琴声乐大奖赛”
  • (抗击新冠肺炎)内蒙古“最严重”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1天后治愈出院
  • 内蒙古7个月大婴儿被拐33年终回家 父亲:一看就是我儿子
  • 草原“95后”大学毕业生返乡记:找到“乡村振兴”更大舞台